“金山”塌方,在线办公终是巨头生意

图片来源 @视觉中国

光子星球,作者   |   吴先之 ,编辑   |   王潘

7 月 11 日上午,"文档人"们遭遇"黑色星期一",WPS 与石墨文档两款在线协作产品纷纷翻车。

先是有微博用户怀疑 WPS 有某种敏感词和谐机制,其出声称储存在云盘和本地的文件会被删除。随后消息持续发酵,有人推测,可能是保存后被检测出敏感词,然后被判定为可能包含敏感信息的文件,直接封锁,也可能是被后台服务器远程检测后直接锁死本地文件,用户除了申诉没别的办法。

在社交平台上,有不少文字创作者表示自己将会转用其他产品。

随后 WPS 官方微博澄清,否认了删除用户本地文件。并指出,用户是在分享在线文档链接,涉嫌违规,因此才"依法禁止了他人访问该链接"的情况。

一些看到 WPS 传闻的人刚刚转战到石墨文档,结果遇到了尴尬。上午 12 时左右,有用户在使用石墨文档编辑文字时遭遇闪崩,页面显示"服务器不可用,请稍后重试"。即便随后恢复服务,可"文档人"们并不买账。

一前一后两件事情,表明用户对文档编辑存在稳定性和私密性的诉求,WPS 与石墨翻车所引发的诘问,或许是在线协同办公步入下半场的一个缩影。

"小而美"式微

2020 年,疫情极大刺激了在线办公需求,行业迎来大爆发。

当时入局者既有百度、阿里、腾讯、字节等互联网巨头,亦有一些早已布局,以功能性见长的产品,像今年 34 岁的金山,2016 年就已问世的石墨文档。

这场关于协同办公产品的故事起初是以金山、石墨躺赢开篇的。2019 年 11 月 18 日,雷军系着红领带,着藏青色西服,一身老干部派头,首次敲响了内地市场的钟。当时,他讲了两个数字让人印象深刻,一个是 31,另一个是 20。

"从 1988 年金山创办到今天,WPS 走了整整 31 年。从 1999 年以金山办公为业务主体准备上市算起,到今天,我们足足等了 20 年。"行业龙头、仅此一家、科技巨头背景等多种属性加持下,金山办公开盘首日暴涨 205%,2 个月后疫情爆发,股价高举高达,市值一度逼近 2400 亿元。

春风也曾驻足于石墨文档。2020 年 2 月距离石墨上一次 B 轮融资,已经过去两年,终于在疫情之中,总算盼来了一笔数千万美元规模的 B+ 轮融资。

金山与石墨,开局美如画,逆向 Office、超越 Office,二者依靠"免费大法"抢占了国内大部分个人用户市场,而且金山还与永中共同分食互联网巨头们都无法企及的 G 端大客户。

然而,迈过 2020 年的黄金期后,WPS 的增长日益疲软。一方面,营收增速滑落至 12.3%,且今年一季度首次出现环比下滑。另一方面,营收半壁江山来自 C 端市场(截至 2022 年 Q1,个人办公服务订阅收入占比 49%),由于 MAU 增长难言优秀,付费用户人均消费不高,拖累了整体营收。

曾科(化名)在某国家队背景的投资部门供职,且有多年体制内的采购经验,他提到"所有想拿 G 端生意的服务商,最终都会因为安全性与合规性变得迟钝,买卖越大,就越是迟钝。"

从财报看,金山确实已经告别高增速时代。截至今年一季度,近七个季度平均增速皆在 20% 以下。不仅付费用户基数低、而且增速从 2020 年 Q2 的 98.5% 滑落至 2021 年 Q4 的 29.3%,即便付费用户人均消费达到 35.8 元,可是两千万用户规模撑不起千亿市值。

WPS 靠免费击败 Office,却很难打开收费市场。众所周知,工具型应用长期困于低付费,而且用户账号缺乏多场景绑定,在不少场景下容易被共享(学名"白嫖")。对比 2019 年百度网盘 5000 万的付费用户规模,WPS 付费用户截至今年一季度不过 2537 万,只有百度网盘的一半。

金山办公老早就解锁了付费功能,而石墨文档的商业化一直小心翼翼。目前个人用户单月 9 元,包年 108 元;企业级用户,基础班包年 360 元 / 人 / 年,高级版包年 600 元 / 人 / 年。

石墨文档的困境在于,云端 Office 面向个人用户的市场,既要直面来自 WPS 的竞争,而且在企业市场,单靠 Office 很难赢得客户青睐,尤其是在线协作平台打包了 Office、招聘、组织、OKR 种种功能后,石墨所提供的服务无论如何都显得异常寒碜。

更重要的是,作为协作平台,不少竞品早已脱离了工具属性,开始走向平台。此外,当下企业更看重协作平台能为自己输出怎样的管理理念,例如理想汽车从用飞书实践 OKR,中小学广泛运用钉钉建立家校联系,企微盘踞营销领域等等。

种种迹象表明,"小而美"的模式可能不是在线办公的终极形态。

飞书、钉钉与企微的场景分化

昔日"百度 Hi "更名而来的如流渐渐失声,WPS 文档有余,协同不足,倒是石墨文档依靠"小而美",躺在个人应用场景中,向普通用户乞求每月 9 元。

严格意义上讲,在线办公市场分为三类,一类为个人用户,他们既包括数量庞大的学生,亦涵盖个人文字工作者,例如网文作者与自媒体人。这类用户对价格极为敏感,且付费会员普及率不高。"我就码个字,你却找我要钱?"

第二类为中小企业用户,若干工具型产品对其有极大吸引力,相比个人用户,只要提供低门槛、高效率,它们的付费意愿相对较高。很长一段时间,钉钉靠着低门槛、企微靠着"积木式"的产品矩阵,一度获得了不错的市场份额。

第三类为大中型企业,他们不仅对在线办公有需求,而且还希望通过在线协作平台提升效率、转变管理理念,钉钉的"云钉协同"与飞书各有偏废。

整体上,仅仅两年时间,飞书、钉钉,以及目前依然处于散装状态下的腾讯协同办公体系(企微、腾讯会议、腾讯文档),基本将企业市场分割殆尽,而且在细分领域上,三者建立了属于各自的"势力范围"。

一款企业协作平台,往往输出着该企业的管理理念。

"腾讯做 to B 业务的思维决定了它们最终是以散装形态进入市场。"曾科分析称,腾讯一方面考虑到小微企业有不同需求,提供不同产品。另一方面或许是为了以渐进形式,进入企事业单位。

他认为,国内政企服务市场盛行一体化采购,而且一个脑袋就能决定一切。因此,腾讯究竟能获得多少市场份额,存在很大不确定性。不过,在一些需要频繁与组织外沟通的行业,企微拥有非常好的前景,例如销售、物业管理、市民管理等等。

某物业负责人提到,企微与微信协同,使得沟通效率得到了最大化,"企业微信群发消息在对话框有强提醒,但是一天只能群发一条消息"。

同样,钉钉也不可能完全覆盖所有领域。对于不少学生而言"钉钉是恶魔",但是对于教师而言,钉钉是天使,为师生间、家校间提供了不亚于线下的解决方案。林蔚(化名)为某地教育人士,据她了解市域内的中小学,几乎全部上了钉钉。

"钉钉主要提升了作业收集、学习督促、作业批改,再到成果考评,环环相扣。"上述人士提到,在诸多功能设置甚至比线下还有优势。"对于不及格的作业,教师可以一对一反馈,避免公开反馈导致学生自信心被打击;对于及格的作业,平台可以智能生成教师按语,拉进师生距离、提升沟通效率。"

真正让小学生们领教到钉钉威力的,其实是在视频教学场景。教师通过连麦的方式,既可以创造有效的线上连接,还能迅速、准确地洞察学生听课状态。此外,对于综合科教师而言,哪怕每个班级有独立的群,他们都能跨群同时授课。

相较而言,飞书更适宜那些效率团队、目标牵引、或者提升组织迅捷能力的企业。5 月,飞书春季无限未来大会上,完成了从事向人的升级。我们曾在《飞书 People,把"人"搬到飞书上》一文中作了详细解读,在此不作赘述。

唯一需要注意的是,一些拿了 AT 两家融资的初创团队与成长型企业,相继放弃企微或者钉钉,转而成为飞书的用户。这并不意味着 AT 两家产品不好,而是企业管理者开始有针对性地采用在线协作平台。

从工具到输出理念

《变动社会中的政治秩序》中的一句话,可以套用在企业管理上:组织是通向企业管理之路,是制度稳定的基础,因而也是释放个人创造力的前提。

不过,令人费解的是,三大协作平台至今都没有上线离线功能(例如离线文档编辑),这或许是留给 WPS 最后的尊严。

WPS 与石墨文档只是在线协同的工具时代,而钉钉、企微、飞书代表着平台时代的到来。企业治理不是一个陈春花,三五本书以及若干个高管脑袋就能实现的,而是需要重构传统的连接形式。

连接的迭代体现在从纸、笔、印章的文本时代,转变为数字化审批;二元的职称与职级,到模块化的扁平组织;线下语言沟通,到聊天工具等等。钉钉、企微、飞书都不可能放之四海而皆准,这不仅有阿里、腾讯、字节对管理有着截然不同的理解,而且各行各业也有天差地别的诉求。

对于教育行业而言,全流程与人性化的问题更突出,因而钉钉是适合的。对于销售、广告、物业等行业,与微信打通的企微能够帮助从业者同客户保持持续、高效的沟通,乃至转化。而对于那些寻求打包人与事的企业而言,飞书则是更好的选择。

至于那些迫切想要摆脱"利维坦"的人们来说,WPS 也好,石墨文档也罢,属于小众的"桃花源",永远有人愿意为之买单。

因为创意,永远不会服膺于制度。(本文首发钛媒体 APP)

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

 


posted @ 22-07-15 12:39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王牌彩票平台,王牌彩票官网,王牌彩票网址,王牌彩票下载,王牌彩票app,王牌彩票开户,王牌彩票投注,王牌彩票购彩,王牌彩票注册,王牌彩票登录,王牌彩票邀请码,王牌彩票技巧,王牌彩票手机版,王牌彩票靠谱吗,王牌彩票走势图,王牌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王牌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